海豹王的产生

作者:本站整理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08-08-24 阅读:

  世界第一大岛格陵兰岛,在北美洲的东北面,位于北冰洋和大西洋之间。
  这儿气候严寒,冰天雪地。在这里生活着一群快乐的海豹。它们中有生下才十天的小海豹,全身长着微微卷曲的白绒毛,只会吸吮和吃雪。成年的海豹全身披着灰蓝色的皮毛,背脊上长着一簇簇深色的毛,形状像放倒的竖琴。
老海豹们大多是肥胖的,垂着重重三层下巴,生着粗硬的胡须,看上去像老是在打盹儿。
  老海豹王被渔夫们叫做达格,它的年纪最大,毛最粗,身体最胖,也最聪明。遇到危险时,总是由它发出沙嘎的叫声,警告大家。每逢大群出动时,它总是游在前面领头。平时,海豹群中的纠纷都由它来排解,只要它吼叫一声,最不安分的家伙也会乖得像只磷虾那样缩起身子,一声不吭了。
  达格年纪虽然大,可是很喜欢加入小海豹的游戏队伍。小海豹们像闪电般地快速追来追去,狂呼乱叫,捕捉猎物,弄得浪花翻腾。达格总是先和它们玩一阵,然后看准猎物逃避的方向,迅速潜泳过去,在最前面冒出来,吓得那些猎物慌乱地回头游到小海豹们的嘴边。
  这些小海豹,可以说几乎都是老海豹王达格的儿孙。其中一只小海豹史卡夫,算上去是它的曾孙了。达格最喜欢它,它是一只谁都比不上的又机灵、又谨慎、又勇敢的小海豹。
  史卡夫生得很美,身上的皮毛在于燥的时候显出灰色的斑点,腹部有一块新月样的白斑。皮毛潮湿的时候,它的身体比任何海豹都蓝,它的眼睛蓝中带黑,比北极的夜色还美。
  史卡夫捕鱼的时候,从来不会丢失自己的目标。它总能巧妙地逃避角鲨的大嘴。每逢同伴遇到危险,它总是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援救。它对水流的了解比任何海豹都丰富,跟着它,许多小海豹才懂得了急流游戏的趣味。它还善于探寻出鳕鱼和鲜鱼群集中的地方,带着大家在猎物群中笑嘻嘻地冒出头来。它在水里潜泳的速度像闪动的流垦,在水里吃鱼,简直像玩掷球游戏。
不管是大雾、狂风、巨浪或浮冰的来临,它都能预先知道,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同伴。因此,老海豹王达格认定,今后统领这大群海豹的新王,一定是小海豹史卡夫。
  但是,新王只有在海豹的历险中产生,谁也不能指定。老海豹王的责任丛,在新王产生之前,带领好整个海豹群,寻找鱼群,繁衍后代。
  这儿几乎终年寒冷,只有六月到八月底三个月中,才能见到冰山稍微有点融化。这个季节里,太阳整天挂在天空,从不落下。该是半夜时分,太阳降到地平线上,又红又大,但它不再落下去,而是重新升起来。整整三个月都是白昼。十一月以后,太阳就不见了,整整三个月中,是月亮升上降下,在天空中不停地巡逻。
  三月中旬,北极的漫漫长夜刚刚结束,大大小小的鳕鱼群就挤来挤去地在许多小海湾和粉红色的小岬角之间冒出来,多得数也数不清。
  这个时期,所有的海豹都吃得胖胖的,它们整天躺在水里,几乎张口就能吃到一条鳕鱼。
  小海豹们常常爬上浮冰,在积雪里快乐地嬉戏。它们不愿意长得太胖,而希望变得更加强壮,因此,它们整天不停地动着。
  史卡夫玩的“鲱鱼球”最受欢迎,它用头一顶,把一条鲱鱼挑到半空中,许多同伴立即跳起来抢,谁抢到乎,谁就有权发一次“鲱鱼球”。“跳海豹”也是大家常玩的游戏:先由一只海豹在水面上游,另一只追上去从它身上跳过,就笔直向前逃走,直到第一只追上前,照样跳过它的身子。“捉鱼比赛”,也是小海豹们常玩的,它们先朝浅水处认定一条鱼做目标,接着拉开距离,一齐跳下水去追捕。“抢鸟食”也是小海豹们常玩不厌的游戏。它们在水下守候着在波涛上盘旋的燕鸥,当其中一只收起翅膀去袭击一条鳕鱼时,它们会比闪电还快地游上去抢吃掉鱼,还把燕鸥捉到手。
  史卡失在海中潜泳的时间超过一般海豹一倍以上,速度也是最快的,因此,它在所有的游戏中往往是得胜者。
  海豹们在浮冰下潜游往往会遇上险情:有时大块的浮冰之间相互又冻结起来,这就必须设法弄穿冰块,其它海豹才不至于被闷死。史卡夫和它的同伴们乒乒乓乓,用头撞碎冰块,或者嘎吱嘎吱用前爪在冰下挖洞,它们就这样避免了一次又一次灾难。
  等大家顺利通过连结在一起的浮冰后,年轻的海豹们又睁大眼睛,闭着鼻孔,跳到水深的地方,捕捉海虾喂给那些体弱的海豹吃。有时,它们在绿色海藻丛里游来游去,在暗礁的隙缝里拉出海胆,让年老的海豹们食用。海底沙滩上有许多贝类和海藻,这些东西是送给喂奶的母海豹吃的,它们吃下后,分泌的乳汁又多又浓。
  所以,虽然老海豹工达格的体力渐渐不支,但有小海豹史卡夫和一群年轻的海豹协助着,这支庞大的海豹队伍,往往在亮晶晶的冰块之间,掀起极大的骚动,海豹们的欢闹声震天动地。
  但是,想不到的倒媚事发生了。四月的一天,从外海游来四条凶猛的角鲨,它们贪婪地吞噬着体力较弱的侮豹,两天中就有十二只海豹被吃掉。几天后,一群体长超过三米的箭鱼又闯来,用利剑样的上聘乱刺乱挑,一下子弄死了五只海豹。角鲨和箭鱼吃腻了海豹肉,才扬长而去。
  海豹们惊恐万分,寂静的冰雪世界再也没有安宁和欢乐了,如果大群的角鲨和箭鱼再发现它们,这群海豹岂不要灭绝了么?

  史卡夫带着一队年轻的海豹试着游出这可怕的屠场。但是,它们刚游出两海里,就中了一群海象的埋伏。海象身长都超过五米,上腭长着半米多长的尖齿,它们伏在一大块高耸的浮冰后面,突然扑了过来。九只海豹又死在这些无情的恶魔的獠牙下。
  小海豹史卡夫凭着潜泳速度快,才逃回海豹王达格身边。这时,天气又突然变冷了,畅通无阻的海湾又结上冰,一直冻结到格陵兰岛边上。海豹们只好把那些通气洞里的积雪打扫干净,把其中一些孔扩大一点,在水平面以上的地方,再往横里挖去一点冰,挖成提防海魔袭击的掩蔽所。
  海豹们就在浮冰中的这些掩蔽所里呆着,等待灾难过去。
  有一天,冰上出现了几只白熊,它们在洞的周围徘徊了一会儿,无计可施,只得晃着脑袋离开了。
  小海豹史卡夫十分警惕,它经常爬到大浮冰上面观察动静。一天,它望见大冰原远处的一个黑点越变越大,不久,就看清十二只狗拖着一辆雪橇跑来,一个人坐在前面,另一个人站在后面。
  史卡夫低低地吼叫一声,所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海豹们听了,都钻迸冰洞里去了,唯独史卡夫停留在自己的冰洞口,藏在一堆积雪后面。
  十二只狗停止了脚步,雪橇上的两个爱斯基摩人走了下来。他们脸盘儿很大,肤色淡黄,穿着厚厚的兽皮衣。他们解下一条狗,让它在冰上跑着嗅来嗅去。
  忽然,那只狗在一个冰洞边站定不动了。那两个爱斯基摩人马上赶过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守候了好久。最后,那个大个子举起渔叉,瞄准冰洞用力一掷。他们两人随即拉着连结鱼又的绳子,把一只大海豹拖到冰面上来了。
  原来,那只大海豹想出来换一口新鲜空气,结果被刺得鲜血淋淋。它哀叫着,挣扎着,但无济于事。小个子拔出尖刀,朝海豹颈窝里一刺,把它结果了。两个猎人立即扑上来,吮吸宕从海豹伤口里涌出未的鲜血。
  然后,他们剥下海豹皮,把它像卷毯子一样卷起来,又把海豹的肉和脂肪切成四份,装进肩上的两只口袋。剩下的零星碎肉,就留给馋嘴的燕鸥了。
两个爱斯基摩人重新登上雪橇,一边唱歌,一边赶路。
  这一切,都被小海豹史卡夫看在眼里,它在浮冰下游来游去,向大家发出警告,打这以后,两个爱斯基摩人再也没有捕猎到海豹,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岛上去了。
  这一段时期,正是海豹产仔的时候,几乎是同时,几十只海豹幼仔问世了。母海豹们忙着扩大掩避所,寻找食物的事就落在老海豹王达格和史卡夫以及一群年轻海豹的身上。
  史卡夫带着那些海豹潜到更深的海底,捕捉那些深水中的鱼虾。它们在自己不熟悉的区域乱碰乱撞,终于弄到了一些供母海豹产奶的贝类食物和深水鱼虾。
  海豹幼仔生下二十五天后,它们就断奶了,卷曲的白色绒毛换上了漂亮的灰毛,会自己跳下水游泳了。但是,这时食物短缺起来,鳕鱼群消失得无影无踪,燕鸥也跟随着飞走了。夜渐渐变短,天气暖和起来,大浮冰碎裂了,冰原变成无数冰块,发出震耳的响声,沿着海岸漂流,好像一下子出现了数不清的白色木筏。
  所有的海豹都饿慌了。眼看着大家一天天瘦下去,小海豹史卡夫决定再次冒险出去寻找鱼群。浩浩荡荡的海豹大队离开了木筏似的浮冰,远远地跟着小海豹史卡夫,向前游去。它们游了两天,沿途只能零星吃到一点儿鱼虾,肚子饿得咕咕叫,但大家还是很有信心地跟在小海豹史卡夫后面。
  第三天早晨,小海豹史卡大在前面做出一个漂亮的跳跃,这个信号告诉大家:它已经冲进了鲑鱼群。海豹们立即兴奋起来,加速游向前去。
  这是一支由十万条鲑鱼组成的队伍,大鱼排在前,中鱼在中间,小鱼在后面。海豹们马上追上去攻击这支大军的后卫。
  鲑鱼的大嘴里长着像锥子样的牙齿,但它们对海豹的攻击一点也不起作用。不过,鲑鱼有严格的纪律,每一次被袭击后,它们总是立即整顿好散乱的队伍,继续前进。
  海豹们吃到了可口的食物,紧紧地跟在鲑鱼群后面。一直跟了三天。到第四天,这一前一后两支队伍来到一条大河的入海处。鲑鱼群奋勇地向大河游去,海豹们仍旧盯在后面。大河两岸是一层层不大陡的阶梯形岩壁,上面聚集着许多红脚的海鸥,它们朝着鲑鱼群和海豹群发出“哇哇”的叫声。
  鲑鱼群不顾一切地逆流而上。河谷渐渐狭窄,它们的前锋游到一座高耸的石壁前,河水从石壁上冲下,形成一道瀑布似的急流。鲑鱼都把身体弯成弓形,尾巴贴着水面,好像弹簧似的,作出惊人的跳跃。不一会几,整排整排的鲑鱼都跳过了这个障碍,在石壁后的河道里整顿了一下队伍,又继续向内河游去。
  海豹的跳跃本领不及鲑鱼,它们只好眼巴巴地看着上万条鲑鱼从嘴边逃走。大家已经游得很疲倦,海豹王达格就带领大家在附近的小海湾里休息。
  追逐了几天鲑鱼群,海豹们都吃得饱饱的。可是,有些年轻的海豹想爬到海岸石壁上去偷吃海鸥蛋。它们爬上一级又一级,愈爬愈高,终于爬到石壁顶上。但是,石壁顶上突然出现了六个白人,他们手里拿着短铁棍,凶狠狠地向海豹头上打来。几只海豹一下于就被打死了。其余的海豹一边呼号着,一边拼命从石壁上往下跳,狼狈地掉到海里,有些甚至跌死了。
  小海豹史卡夫看见一个白人奔到石壁边上,叫唤着,做着手势。海湾的北面停着一条三桅船,甲板上有许多人,他们高声地回答着石壁上的那个人。
接着,船就朝这个方向开来了。
  小海豹史卡夫似乎明白,灾难就在眼前。它立即像箭一样冲出海面,在空中发出警告的呼声,同时,老海豹王达格也跳跃出来,向大家发出警告。
  海豹群立即笔直地朝着南方急速游去,躲开了三桅船的大围捕。
  海豹群继续向前游着。这时,老海豹王达格感到自己太老了,不能再为大家领路了,它轻轻咬着小海豹史卡夫的游泳鳍,把它带到大家前面,反复摇摆着尾部,表示要让小海豹史卡夫做大家的领路人。如果它能把大家带到安全、幸福的海湾,它就可以无愧于新海豹王的称号。
  海豹们默不作声地轻轻摆动着尾部,表示同意,接着,它们就都跟在小海豹史卡夫后面,继续向前游去。
  不久,前面出现了一座岛。许多海豹都欢呼起来,争先恐后地游过去,希望早一点休息一下。但是,小海豹史卡夫的身体横转过来,拦住了大家的去路。原来,它发现这座岛上罩着的一座大冰山似乎在微微抖动,没有敏锐的感觉是一点也察觉不出的。现在正是解冻的季节,万一冰山出现崩裂,怎么逃得了呢?  许多年轻的雄海豹不听劝告,硬要往前闯。这时,老海豹王达格也游上来了,它抖着粗硬的胡须,呜呜呜地警告那些冒失鬼,有时还冲上前撕咬不安分的海豹。
  漂泊的海豹群只好远远地浮在海里,蓝中带黑的眼睛都望着那座岛屿。
  突然,前方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响,那座亮晶晶的冰山动了一下,很快朝着海里滑行过来。原来,充足的阳光给那座岛屿足够的热量,大冰山被推下来了。轰隆隆,一个冰壁塌倒在海里,顿时把海水激起许多高大的水柱和掀天巨浪。接着,大冰山崩裂成几座小冰山,它们在海里轰隆轰隆地互相冲撞,打着急转。
  如果被这些巨大的冰山冲撞着,又不知有多少海豹要丢掉性命!海豹们惊喜地围着小海豹史卡夫和老海豹王达格,舔着它们的胡须和游泳鳍,感谢它们使自己又避免了一场灾难。
  这几座一百多米高的冰山滑进海里以后,它们底座上带着的矿物质吸引来许多鱼虾,海豹们就在这些冰山间游来游去,愉快地度过了半个多月。
  不久,冰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矮,有些就跟海上的大浮冰连在一起了。有一天,一只海豹在一块浮冰上晒太阳浴,突然,一头躲在冰块后面的白熊纵身跳过来,伸出爪子凶狠地一击。那只海豹受了伤,跌进水里。白熊也跟着钻进水里,张口就咬。
  在附近的小海豹史卡夫发现有动静,立即向大家高声呼喊,自己随即潜到水底,向白熊和受伤的海豹游去。其余的海豹都闻声赶来,把白熊团团围住。
  小海豹史卡夫狠狠地咬住白熊的脚,把它往水底拖,其它海豹有的咬它的肚子,有的咬它的耳朵,有的就胡乱揪住它的皮毛,把它拉向浮冰底下。
  白熊只能在冰上和陆上称王称霸,在水里海豹就比它厉害多了。这只凶猛的野兽几次三番想爬到冰上去,但怎么摆脱得掉十几只海豹的撕咬呢?它气得快发疯了,一面喘气,一面嚎叫,在水里挣扎得精疲力尽。最后,全体海豹一拥而上,把白熊咬得遍体鳞伤,拖到浮冰底下活活淹死了。
  海豹们继续向前游。小海豹史卡夫将那头受了重伤的海豹放在冰块上,让大家划动着推动冰块前进。为受伤海豹舔伤口和喂食的任务也落到了小海豹史卡夫头上,它默不作声地做着这些似乎它该做的事。它还常常游到离海豹群很远的地方去侦察情况。
  不久,那头受伤的海豹痊愈了,大家又快乐地顺着海潮向前寻找理想的栖息地。一路上,它们看到好几次海市蜃楼,终日不落的太阳在半夜里把灰色的海水和冰块照得金碧辉煌。喧闹的小海豚群和花花绿绿的野鸭群在海里和空中与它们交错而过。它们还碰到两条身上生有斑点的独角鲸,它俩用各自的长角互相格斗,冰块被撞击得发出喀嚓喀嚓的响声,三米多长的巨角碰撞时,也发出震耳的乒乓声。
  小海豹史卡夫立即带领海豹群绕过这两条争斗的独角鲸,向平静的海域游去。它们游出很远,还看到独角鲸争斗时溅击出来的浪花。如果与它们遭遇,它们会把怒气都发泄在海豹身上,大家就要遭殃了。
  不久,小海豹史卡夫发现前方有一座大岛。它独自游上去侦察一番,发现没有异常,就把海豹群呼唤过来。岛上长满软软的青苔和红色的地衣,几只驯鹿和麝牛在低矮的柳树和瘦瘦的枫树间吃草,一切都显得和平、安祥,但是,附近没有鱼群,连贝类也很少,海豹们只好离开这座岛,向第二座岛游去。
  小海豹史卡夫爬上第二座岛,就发现几只北极狐和狼在附近转悠,它们的眼睛闪闪烁烁,像是正在寻找食物。一头狼看见史卡夫,就装作没事似的侧过身去,准备沿着岩壁抄它的后路。小海豹史卡夫一跃而起,纵身跳回海里。
  第三座岛上没有大动物,但是,这里土地十分潮湿,到处是一团一团的蚊虫,遇到什么动物就没命地叮住不放。海豹们是不会习惯在这儿生活的,史卡夫带着被蚊虫叮出的几个大泡,又跳回海里。
  第四座岛看上去很平静,但是,青苔、地衣和其它植物都被什么东西吃光了,倒在地上的树干也被啃得只剩一些枯枝。海豹们游得很累了,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下。小海豹史卡夫不放心,趁大家休息时,单独爬到各处去侦察。
  它在一处岩缝边嗅到一种浓烈的怪味,还听到许多嘈杂的吵闹声。岩缝后的洞穴里一定有什么生物藏着,它们的数量很大,说不定也会对海豹群造成威胁。史卡夫立刻悄悄爬回去,把老海豹王达格叫来,让它弄清洞穴里藏着的是什么。
  老海豹王达格的身体显得很笨重,它在岩洞边停下时,已弄出不少响声。
这时,岩缝里鬼鬼祟祟钻出一只近二十公分长的旅鼠,它看见两只海豹,愣了一下,正想钻回去,被小海豹史卡夫一口咬死了。
  这时,老海豹王达格已经害怕得颤抖起来,连爬带滚地离开了岩洞。原来,它是尝过旅鼠的厉害的。它们成群地行动,一只接着一只,直线前进,没有一只会中途离群,遇到任何障碍也决不退避。它们经过的地方,会把遇到的一切都吃个精光,连人都见了它们害怕。
  老海豹王达格一边滚爬,一边呼喊,命令海豹群都回到海里去。海豹群乱成一片,母海豹寻找走散的幼海豹,还要寻找入海最近的途径,一时显得十分慌乱。
  小海豹史卡夫却一动不动地伏在那个岩缝边,全神贯注地叮着洞口。它回头望了一下,与海豹群相反的方向,有一条通向悬崖的路。悬崖下的海面显得很平静,说明那儿的海水很深,跳下去绝不会出问题。因此,它就下决心坚守在旅鼠的洞穴外。
  不一会儿,洞口果然探出了三只旅鼠的脑袋,它们一见小海豹史卡夫和那只被咬死的旅鼠,立即凶狠狠地龇牙裂嘴,吱吱吱吱叫了起来。小海豹史卡夫也不甘示弱,它也吹胡子瞪眼睛,一边呜呜呜地吼叫,一边朝悬崖方向慢慢退过去。
  眨眼间,三只旅鼠扑了过来。但小海豹史卡夫马上咬死了其中的两只。
另一只旅鼠蠢头蠢脑地咬住史卡夫的游泳鳍,但这儿是它身上最坚韧的地方,旅鼠的短牙是绝对咬不穿的。史卡大用力一甩,那只旅鼠就掉到远处的海里去了。
  这时,岩洞里冲出了黑压压一群旅鼠,它们冲过那三只旅鼠的尸体,向小海豹史卡夫扑去。史卡夫是不怕它们咬自己身体的其它部位的,但它的头面部、特别是眼部,是无法抵御旅鼠攻击的。它一边向后退,一边摇晃着脑袋,咬死一只又一只敢于靠近它头部的旅鼠。
  旅鼠们并不知道小海豹史卡夫的软弱处,它们围着它滑腻而又坚韧的身子乱叫乱咬,但除了揪咬下一些灰蓝色的海豹毛外,拿它一点也没有办法。
  不过,越来越多的旅鼠开始攻击小海豹史卡夫的头部,它们有的咬它的鼻子,有的咬它的嘴唇,有的试着咬它蓝得发黑的眼睛。很快,小海豹史卡夫的面部被咬伤,流出鲜血来。但是,它忍着痛,继续向悬崖高处撤退。
  旅鼠们似乎明白它的打算,纷纷聚集到通往悬崖的石路上,拦截它的退路。有些咬住它游泳鳍的旅鼠甚至试着把它向岩洞拖去。
  这时,小海豹史卡夫透过充血的眼睛,看到海滩上最后一只母海豹也跳到了水中,它猛然怒吼一声,奋力跃起,在密密麻麻的旅鼠身上连续跳跃了几下,一直跳到高耸的悬崖边上。
  旅鼠们都惊呆了,它们不知小海豹史卡夫要干些什么,但立即撇下那些被压死、压伤的同伴,黑压压地挤在一起,疯狂地向悬崖顶上扑来。
  小海豹史卡夫睁开流血的眼睛,望着变红了的海,变红了的海豹群,发出一声充满胜利喜悦的呼叫声。接着,“轰隆”一声,它从悬崖顶上直接跳到海里。
  等它浮出海面,老海豹王达格和一群年轻的海豹游来了,它们激动地舔着小海豹史卡夫受伤的面部。很快,同伴们有益的舔吮止住了它伤口的出血。
  海又变成了深蓝色,海豹同伴们又变成了熟悉的灰蓝色,史卡夫在大家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里。
  接着,它们又游到第五座岛旁,那里生长着许多矮小的醋栗,还有一些开着紫红色和黑色花朵的植物。第六座岛上什么东西也不长,简直就像可怕的旅鼠岛。它的荒凉的海滩上,堆着许多漂流来的破木头和海洋垃圾。
  夏天很快过去了,紧接而来的就是冬季。第七座岛是座小岛,上面住着一些能顶报暴风雨的海鸥,它们面对北方,互相发出警告的鸣叫声。小海豹史卡夫跃出海面,向大家表示,即使风暴来临,大家也必须鼓起勇气,继续向前游去。
  不久,小海豹史卡夫发现前面有条不断喷射出水柱的巨鲸,就决定跟在它后面,寻找栖息地。但是,海豹们很快就都停止前进,一个个显出惊慌失措的神情。原来,一条大船扯着满帆,来追赶这条巨鲸了。这时,天空已经乌云密布。大船上放下一条载着五个白人的小艇,越来越逼近巨鲸。其中一个人掷出一把锐利的大鱼叉,直刺巨鲸的身体,巨鲸受到袭击,掉转身体,一个大翻身,尾巴用力一扫,把小艇打得粉碎,五个白人同时被扫进了海里。
  这时,风愈刮愈大,把大船也吹到俘冰堆里,帆吹满了,大大小小的缆绳也吹断了,桅杆也吹倒了。风暴掀得海浪滔天,许多冰山激战似地互相碰撞起来。不一会儿,这条大船就被巨冰捣成碎片,沉到海底去了。
  风暴来临之时,小海豹史卡夫和老海豹王达格就带领大家在狂怒的大浮冰底下潜游着,跟死亡作着顽强的斗争。
  傍晚时分,风停了,浪静了,死亡的威胁已经过去,小海豹史卡夫才允许大家在碎冰块间自由活动,寻找一点被风暴折磨死的鱼虾充饥。
  这时,夕阳照在布满洋面的碎冰块上,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好像一座倒塌了的宝石宫殿的废墟。海豹们都十分疲劳,纷纷躺到冰块上睡觉。小海豹史卡夫也爬上了浮冰,但它始终睁着眼睛,望着浮冰将把它们载向何方。
  不久,这群海豹来到一个平静得像湖泊一样的海湾,附近有座灿烂的小岛。岛的四周都是平坦的沙滩和光滑的岩石。岛上栖息着的飞鸟和昆虫,不住发出素索的响声。岛是绿色的,岛的最高处是一座美丽的雪峰。
  更使大家激动的是,岛上的人都是爱护动物的居民,他们穿着白色的装束,经常和善地给动物们投喂食物。一群群小企鹅和大头善知鸟排列成行,立在悬崖边上,好像欢迎客人到来的一排排酒瓶。
  海岸的沙滩上有许多人在散步,水面上到处出现一条条纹路,那是成群结队的鱼在游动……这真是理想的幸福岛!  海豹们又起劲地玩起“鲱鱼球”、“跳海豹”和“抢鸟食”的游戏,幸福、安宁笼罩着整个海湾。
  没有多久,老海豹王达格由于年老和远征时的长途劳累,离开了大家。
但是,在它去世之前,新海豹王已经产生了,它就是敢为大家寻求幸福的小海豹史卡夫。

网友评论: (共有 0 条评论)

  • 匿名:

儿童视频推荐

爸爸去哪儿主题曲

爸爸去哪儿主题曲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海绵宝宝大派对_数字游戏

海绵宝宝大派对_数字游戏

爱吃手的小朋友

爱吃手的小朋友

热情的小猪_认识笔划

热情的小猪_认识笔划

史酷比疯狂骑车

史酷比疯狂骑车

22你好!熟人碰面用语

22你好!熟人碰面用语

购物小MM

购物小MM

猪八戒学本领

猪八戒学本领

05这是什么

05这是什么

热点动物故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动画发布| 服务条款|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4 www.61tim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时光网 版权所有
61时光网 - 听儿歌、听故事、玩游戏、学知识,孩子的乐园,家长的最爱!
61时光网技术支持 - 浙ICP备11035210号